牙刷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牙刷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煤能源上半年预亏超8亿千亿负债压顶《资讯》

发布时间:2020-08-20 11:02:13 阅读: 来源:牙刷厂家

中煤能源上半年预亏超8亿 千亿负债压顶

6月27日,中煤能源发布公告称,经公司财务部门初步测算,预计2015年上半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将出现亏损,亏损金额为8亿元~12亿元。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梳理发现,自2011年以来,中煤能源的营收、净利润也在下滑轨道中;其短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长期借款和应付债券余额等有息负债,则从2011年不到300亿元,蹿升至2015年第一季度末的986亿元,距离千亿元只有一步之遥。

盈利连续4年下滑

中煤能源业务分为煤炭、煤化工、煤矿装备和其他,煤炭业务是其“命根子”,2013年和2014年收入分别为685.47亿元和580.13亿元,占中煤能源整体收入的比例都在80%以上。这也意味着,中煤能源业绩的增与减主要取决于其煤炭业务。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统计发现,2011年~2014年,中煤能源的营收分别为888.72亿元、872.92亿元、823.16亿元和706.64亿元,连续四年下滑;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约为95.04亿元、92.81亿元、35.76亿元和7.67亿元,也是连续下跌。

据煤炭工业协会统计,2014年全国有多个省区出现煤炭全行业亏损,全国煤炭企业亏损面预计超过70%,全行业利润总额同比大幅下降。

分析师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目前煤炭企业普遍面临着盈利大幅减退或是直接面临亏损的局面,这个已经是普遍现象,并非个例。“当前煤价已经是2009年以来的最低点,而煤企生产成本等肯定是要高于2009年的,价格暴跌后,煤企势必会盈利大减。”

长江证券5月发布的行业总结分析报告显示,2014年及2015年一季度多数煤企已在盈亏线上下挣扎。2014年剔除中国神华、亏损较多的国投新集以及非经常损益较高的山煤国际后,15家重点公司净利润33.46亿元,同比下降72.23%,2015年一季度剔除上述3家公司后15家重点公司实现净利润2.17亿元,同比下降75.76%。

2015年对于中煤能源来说,确实比2014年更为坎坷。2015年第一季度,中煤能源营业收入约为130.75亿元,同比下滑22.4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虽然也大幅下滑97.19%至0.15亿元,但仍是正数。

自2015年初以来,煤炭价格跌跌不休。6月12日,中国煤炭价格指数为131.2点,同比下降15.5点,降幅达10.6%;6月17日,秦皇岛港5500大卡动力煤价格为每吨410元至420元,比年初每吨下降110元至120元,处于近10年来低位;6月初,炼焦煤价格平均比年初每吨下降了80元至100元,降幅为10%左右,同比下降30%左右。

关大利认为,当前国内煤炭市场是今年的底部已经确认,煤企下半年降价空间不大,因为有迎峰度夏和迎峰度冬量大旺季支撑,而且煤价今年已经下行20%以上,所以继续降价空间和意愿都不大。

然而,6月27日,露天煤业发布公告称,依据目前煤炭市场销售形势,公司预计2015年度煤炭销售吨煤综合售价为108.37元/吨(不含税),较5月27日预计110.13元/吨,下降1.76元/吨。预计将使公司2015年度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减少0.67亿元左右。

“今年以来,在煤炭需求放缓、过剩产能难以消化、控制煤炭总量难度增加、国际能源价格下降等多重因素影响下,煤炭市场依然严峻。”中国煤炭运销协会秘书长董跃鹰表示,从目前统计的相关数据来看,煤炭行业发展形势很不乐观。

年利息支出逾27亿

中煤能源的煤炭业务产销量齐跌。中煤能源发布的2015年5月主要生产经营数据公告显示,2015年前五个月,中煤能源商品煤产量和销量分别为3765万和5241万吨,相较于2014年同期分别下跌24.8%和14.7%。

中煤能源表示,公司将努力扩大产品销售,进一步加强成本控制,合理把握投资规模和节奏,加快产业转型升级步伐,努力改善经营业绩。

数据显示,中煤能源2014年自产商品煤销售成本207.48亿元,相较于2013年254.63亿元,减少18.5%,主要得益于其2014年自产商品煤单位销售成本同比下降11.4%至195.57元/吨。

据了解,自产商品煤单位销售成本由材料成本、外购入洗原料煤成本、人工成本、折旧及摊销、维修支出、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外包矿务工程费和其他成本组成。

“中煤能源2014年自产商品煤销售成本下滑,主要是通过材料长协采购等降低材料采购单价,压缩了材料成本;同时,在其他成本上,晋煤炭生产企业自2013年8月1日起暂停计提环境恢复治理保证金、煤矿转产发展资金,及所属煤炭生产企业使用以前年度安全费、维简费等使专项基金结余成本减少。”一位煤炭业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中煤能源的材料、人工、折旧及摊销三项成本在自产商品煤单位销售成本占比可达50%,进一步压缩空间有限。

值得关注的是,2015年第一季度,中煤能源财务费用约为7.33亿元,相较于2014年同期3.87亿元,增长89.41%。中煤能源的解释是,2014年下半年以来部分在建项目转固,以及付息债务增加,使费用化的利息支出增加。

那中煤能源的利息支出到底有多少呢?《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统计发现,2011年~2014年,中煤能源的利息支出分别约为7.67亿、11.19亿、13.64亿和27.33亿元,2014年涨幅超过100%。

上述煤炭业内人士坦言,中煤能源利息支出大幅飙升的“罪魁”是其水涨船高的有息负债。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粗略统计一下,2011年到2014年,中煤能源的短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长期借款和应付债券余额分别约为294.73亿、466.18亿、799.63亿和947.08亿元,三年之间翻了三倍。截至2015年第一季度末,该数据则进一步升至986.04亿元。

主要是随着煤炭销售难度增加,煤炭企业销售和回款难度加大,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和存货上升,挤占了现金流,倒逼煤炭企业加大举债力度。中煤能源董事长王安表示,将发挥财务公司资金集中和融资平台作用,提高资金使用效率,拓宽融资渠道,有力保证经营和建设资金需求。

截至2015年第一季度末,中煤能源的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和存货余额合计约为256.79亿元,其中应收账款高达116.22亿元。而2013年末和2014年末该数据分别约为197.02亿和220.81亿元。基于此,2014年中煤能源计提应收账款坏账准备、存货跌价准备等共计14.56亿元。对此,王安也坦言,中煤能源要着力控制应收账款和存货规模,强化现金流管理,严控经营风险。

哈尔滨印刷网

三亚美甲学校

COSEL电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