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刷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牙刷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南下南下跨区麦客出发云南薹草

发布时间:2020-10-18 19:38:38 阅读: 来源:牙刷厂家

南下南下跨区麦客出发

张春林干这行已有20多个年头,是方圆几十里地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从最早的2台背负式小麦收割机,发展到现在的3台自走式小麦联合收割机,光这几台机器就价值近30万元。“

”那时候不说村里,就是县里也没几个玩收割机的。出去干活就跟在地上捡钱似的,钱好赚得很。但孤零零的总觉得很可怜,出去被人欺负了只能忍着。“望着后视镜里越来越小的家,张春林的思绪也仿佛回到了十几年前。

有一年跨区作业返回的途中,张春林从河南驻马店一路北上,沿途不断遭遇”劫车“。当地农民在路中间放上石墩,把车拦下,希望能给他们收割麦子。拦车的村民家中都是些散地,机手大都不愿意去割,张春林已经记不清为此发生过多少争执。但又架不住对方的兵强马壮,只好被胁迫着去干活了。”也不是说他们有多坏,大家都想抢收,都着急,一些人就不顾及手段了。“张春林无奈地说,”自家地里的麦子也等着割,都是这十天半个月,晚一天都可能耽误事。“

近几年农机补贴力度加大,越来越多的农民把收割机开回了家。一台收割机少说也得六七万,只割自家地不太现实,新手们都来请教张春林。作为收割机”元老“,张春林也乐意挑起这个担子。2012年,张春林联合周围三村十几名机手,成立了鄄城县春林农机专业合作社,为抱团发展定下了基调。

”把大家组织起来,有资格接些订单了,少跑很多冤枉路,相互间也能有个照应。“张春林说,”跨区机收确实辛苦,但是咱爷们都很乐观,‘吃不愁,穿不愁,开着收割机去旅游’。“

南阳遇大雨,连夜转战汝南县

车队往年没到过南阳,既没有经纪人,又没联系好客户,当地什么情况大家心里都没底。

抢:逐麦的脚步不能停

5月24日,车队到达南阳时,雨已经停了。队员卢四萍开始四处打听麦收的情况。一家餐馆的老板告诉卢四萍,南阳的小麦确实熟了,但昨晚下了一场大雨,小麦湿度太高不能收,机器也没法下地,最早也得等到后天。

连打几个电话,得到的答复都是一样的。车主杨保营把大家召集起来,提高嗓门说:”咱们还是去下一站汝南吧,不能在这儿干等两天。“25岁的张书新却有自己的想法:”咱既然来了就得干上一天,留下几个农户或经纪人的电话,明年心里就有数了。“

谁也说服不了谁。领头的张春林开始不做声,一开口底气很足。”抢收,抢收,咱出来抢的就是时间。错过了第一站不要紧,要是每一站都落在别人后边,还能挣多少钱?依我看,咱都听保营的去下一站。“

一场争吵就这样平息了。麦客们组队出行,意见不统一也是常有的事。

等:车队一个都不能少

第一站扑了个空,机手们纷纷加快了前进的速度。

下午3点多,车队末尾的一辆收割机出了故障,停在沿途的一个乡镇上维修,车队在3公里以外等着。维修的进度很慢,两个专业的老机手赶过去帮忙,其他机手们也不时打电话询问情况。车主曹志峰没了耐心,没好气地说:”照这速度,啥时候能到啊!“

听到有人说这话,张春林急了:”咱来之前说的啥,你忘了?只要是机器坏了,大家都得帮忙。“队员张诗杰也应声说:”你敢保证你的车就不会坏?“曹志峰见状赶紧挤出笑脸来:”我也就这么一说,等着就等着吧。“

急:抢时间深夜就出发

收割机不能上高速,走的都是些村里的小路。24日晚上8点多,车队来到沙河店镇,离目的地还有一半距离。

张春林联系了一个旅馆,一人10块钱,提议今晚就在沙河店镇休息。张诗存和另外两名机手不同意。抢收小麦的时间一年就这半个多月,错过一天就是一天的钱,三个人发动收割机就要走,张春林只好招呼大家一起出发。

晚上只能靠手里的地图一点点摸索着走,在驻马店市附近,车队走错了方向,一下就偏出了20多公里,用了1个多小时才绕回来。

5月25日凌晨1点,有几个机手实在撑不住了,商量停下来休息。这次没人提异议了,都累坏了。车队停在了驻马店市松山大道和铜山大道十字路口的一侧,除了每辆车的看车人睡在驾驶室,其他人在路边铺了一层塑料袋,再把被子横着一铺,躺一半盖一半就睡了。早晨5点,几个睡醒的机手就喊大家起来出发,到达汝南县和孝镇时已是下午2点。

一路跟随而来,记者印象最深刻的是车队队员们爽朗的笑声,还有脱口而出的玩笑。疲惫和焦急在他们眼里都不算什么,只要心里对明天还有一份美好的期盼,他们就能随时笑出声来。

机手没带行驶证,南下之行差点夭折 一个证困住整支队

5月23日,车队出发。机手银温国的女儿听说父亲要出门,打电话让他们来县城的烧烤店吃饭。大伙一商量,高速上吃饭还贵,在家里吃顿好的再走。”咱把山东的饭消化到河南去。“机手李现峰的一句话把大家都逗乐了。

酒足饭饱,运输车车主贾百如要收起每辆车的跨区作业证和行驶证。只要证件齐全,托运跨区作业收割机的运输车高速费就全免了。收到张春林这儿,他只拿出了跨区作业证。贾百如问到:”你的行驶证呢?“

”没拿,用个跨区作业证就行。我每年都去,哪有听说还要行驶证的?“张春林说。

贾百如不愿意了,把跨区作业证往桌上一甩:”我今年跑了两趟了,人家两个证都让拿出来看。河南那边查得很严,没有行驶证不行。“

”往年都没要过行驶证,一个跨区作业证就管,挂上车牌谁还查这个,行驶证早不知道扔哪去了。“银温国也没拿行驶证,嚷嚷了起来,本来还笑声不断的人群顿时鸦雀无声。

”又不是我说了算,人家查也没办法。你们又不是第一回儿出去,咋这点事也不注意呢。“贾百如皱着眉头说。

”我干这行十多年了,那时候你还在上学呢,高速上就从来没查过行驶证。“银温国指着贾百如说。

”不管,反正没证就是不能走,不然你们自己拿800块钱高速费。“贾百如撂下这句话,转身就往车上走去。

一看司机还真走了,大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如何是好。张春林和银温国低着头没说话,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要不借一个?“”都没审往哪借去啊。“”实在不行调一下车。“机手东一句西一句地出主意,争论了半天也没想到一个好办法。夜里11点了,车队还没出得了鄄城。

”就俩办法。要么走,要么卸下来,别因为这事耽误了全车人。“车主曹志峰沉着脸嚷了一句,本来嗓门就大的他,一吆喝吓了大家一跳。

”运输车的人比咱还着急,耽误一天好几千块钱,能走的话不早就走了。“张殿村支部书记张诗芳今年也跟着来了,他说话还是比较有威信的,”要不这样吧,咱先这样走着,能过去就过去,过不去你俩再摊钱。你俩一人拿200元,让司机再添400元。“

对抢时间的机手们来说,这也是个办法。大伙把目光转向张春林和银温国,俩人显然没料到事情会这样,”只能这样喽,大不了我出钱,别耽误大伙儿就行。“掐灭了手中的烟,银温国叹着气说。

张诗芳跑到运输车上跟贾百如商量起来,远远还能看到俩人在讨价还价的样子。没过多久,张诗芳大手一挥,喊了一句:”定好了,出发!“

机手们一路小跑过去,有人钻进收割机驾驶室,有人爬到车斗里,能睡人的地方都被占了。说是车斗,其实就是个去掉顶的倒三角体,根本没法躺下,只能站着睡。现在连车斗都挤满了人,记者和另外两个机手发愁了,没处挤啊。贾百如摇开窗户对我们喊:”来货车驾驶室,这还能挤几个人。“

5月24日凌晨两点,一场阵雨袭来,把车斗里的人逼进了驾驶室,本来就很狭窄的空间更是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了,只能半蹲着将就一下。夜深了,只有发动机的轰鸣声飘荡在路上。

恍恍惚惚间,不觉东方泛白。出乎大家意料,车队只出示了跨区作业证便顺利地通过了收费站。

连夜赶到南阳,未加休整,立即准备投入跨区作业。等待他们的,不知还有多少个这样煎熬的夜晚。既然组成了团队,不团结就难以在南下的大批队伍中站住脚。张春林和银温国给这一路波折开了个”好头“,在煎熬的黑夜之后,终将迎接收获的白昼。

北京治髌骨软化多少钱

哈尔滨甲状腺结节医院哪家好

太原九州皮肤病医院

四川治不孕专科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