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刷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牙刷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位北京青年寻梦三江源之九

发布时间:2020-07-13 17:37:52 阅读: 来源:牙刷厂家

多尔改错冰面上拱起的冰脊和冰花

一位北京胡同里长大的年轻人在自己出生30年之后站在了长江黄河澜沧江的源头,这是一场怎样的意外,一位怀抱着杰克•凯鲁亚克《在路上》度过漫漫青春期的年轻人如何开始他真正的旅程?

听大志讲述他的科考故事,读到他经历的一切,总能感同身受一般,在一阵触电般的感动过后,体味到一股生活的热度,我们真该坚信我们坚信的,一直这么走下去,不管不顾。

在此,我将大志的故事推荐给大家,希望半月谈网的读者能够喜欢。

主要人物简介:

杨勇

横断山研究会首席科学家、中国治理荒漠化基金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独立探险科考者

王方辰

北京生态文明工程研究院生态人类学研究室主任

意志消沉

7月22日 晴

一天400公里,从黄河源腹地又回到了玉树附近。我发现我们跳不出玉树的怀抱。这次返回时为了参加一个采集三江之水,献礼世博会的作秀活动。这是个彻头彻尾的政府活动,与我们没什么直接的关系,但我理解杨勇,他为了给这只穷困的考察队找到一点可怜的资金一边支撑下去,已经在放弃原则了。

说实话今天是出征一个月以来最舒适的,全程高速,达瓦说从玛多县城至玉树的高速是在玉树震后迅速修成的,工程质量与速度可称世界之最。2个月时间800多公里山路。其中险路众多,全程高速标准的建设时间不拖个一两年对不起全国人民。是什么样的力量铸就了这种神奇,得以将速度提升到如此历史之冠?

今天没什么惊心动魄的事情发生,整个过程就像一次闲散的自驾游之旅,在车中有说有笑,啃着零食,吃着瓜子,一路捕捉各种美景。走走停停,一会看海子,一会看鸟岛,对于我这个旅游记者出身的人,这一套轻车熟路,一点兴趣都没有,倒让我怀念顶着风雪挖车时满嘴脏话的日子。我是来参加科学考察的,却需要帮衬作秀来烘托气氛,成为了一个吃苦耐劳的陪客。对此我无言。

今日有人加入有人离开,加入了一辆新车和一位新成员,我的室友陈灏离开了,在我印象中,这位白净清秀的成都年轻人总让人感觉不是很靠谱,而陈灏的离开总让人感觉心惊肉跳,马上要进入艰苦的藏北无人区,少了一位经验丰富的悍将,多了位不知底细的文静书生,怎不让人焦虑。

夜晚的月亮在通天河的山谷中笼络出一条暗影,遮住了江面的一切。我和陈灏跑了三公里从一个小院子里买了一瓶白酒。我与他摸黑走上被废弃多年的通天河老桥,靠着随时可能断裂的桥栏杆,用瓶盖一点点的喝着白酒。月亮依然把能照到的一切刷得雪亮。冷冷的光,照得我心一片凄凉。对于他的离开我不便发表任何评论,但我依然舍不得他走。他像个安排后事的老头子一样,一边用瓶盖喝酒,一边絮絮叨叨的向我讲解着每样物资的摆放方法与位置。他叮咛的很仔细,细到一跟针在哪里都会反复重复说很多遍。达瓦起先站在10米开外不肯过来,他总是那样多愁善感,我觉得他可能在10米外的那块阴影里哭了。

忽然陈灏不再说话了,只是转过身趴在桥栏杆上看着身下卷着暗涌的通天河水。汹涌的撞击声顺着桥墩传上来,在空中被风击碎。这种沉默持续了很长时间。

他是个研究生,他说研究生就是导师的奴才。他这个“奴才”就要被导师召回去,去做那些毫无意义和科学性的烂课题了,如果不这样,我想他肯定毕不了业。我们开始海誓山盟的说着未来。可未来有个屁用,没人知道未来的自己会是个什么样子。我更不敢想是否在未来的日子里还会和这个人一起奋战在高原之上,为了一餐饭,为了一次脱逃的机会并肩作战。那晚我醉了,就这样和他趴在那里看着远处草丛中尧茂书的碑愣愣的发呆。

今天的太阳就一点也不真实,一场史无前例,欺骗全国人民的秀就在我的面前展开了。作为为世博献礼,我随考察队经历了千辛万苦从三江之源取水,在最后的交接仪式上被一众官僚模样、白白胖胖、一顿饭吃进4000元的官僚冒名顶替了。

顶着猛烈的高原阳光,参加取水的队员一个个满身泥泞神情萎靡的从通天河边遍布牛粪的草丛中爬出来,站在穿着光鲜的人群中,似一群远道而来的乞丐,四个人手中提着的4瓶江河源头之水,内含泥沙,看上去并不纯净。

讲话、发言、一套套官场把戏,面对着站在烈日下表情严肃面容痛苦的观众。

献水环节到来时,我兴奋的挤到前面,抬起相机,想留住队长光彩的瞬间,可让我惊讶的是,随着主持人宣布,一帮大腹便便、满脸油光的老头走上台面,原来这是当地政府组织的采水队,每天每顿饭能吃掉4000公款,他们最远的足迹可能也就是走到那个度假村闲游了一趟,他们奉上的三瓶江源水清澈得像瓶装矿泉水。

我呆立当场,不知如何是好,队员们也无所适从的站在烈日下,任汗水流下。

王方辰愤怒了,在此之前,打死我也不相信王方辰这样说话儒雅,一脸书卷气息,做事严谨,思维缜密的人会愤怒到失去理智。挥动着他拿了几十年白癜风药物治疗笔的手高高的扬起,攥紧了拳头。这场面我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对了,像《英雄儿女》、像《上甘岭》、像无数反映革命英烈勇敢抗争的电影、电视剧、宣传画和中学语文课本中表现的那样,这是一个人为了尊严做出的最后也是最无力的反抗,无济于事,一个书生的愤怒,我们选择了沉默。到是独自坐在通天河边的陈灏,守着那块没于荒草树木间破败不堪的长江漂流纪念碑,重温着那个热血,纯真,勇往直前的年代更有意义。

还是那块纪念碑,与通天河老桥一样退出了历史舞台。在荒草之间,到处布满牛粪,一排破旧的即将倒塌的小房瘫垮在不远的堤坝上。从头顶的三江源公园走下来短短的五百米让这里重新回到了一片荒芜。碑就在这里,尧茂书的尸体到现在都没有找到,永远也找不到了,杨勇一边拔着周围肆虐丛生的荒草,一边说着长漂时的故事。我第一次看到他的表情是那么凝重。认认真真一丝不苟的在做一件事情,弓着腰,慢慢的,轻轻的拔起野草,治牛皮癣最好的医院像是虔诚的萨满祭司一样膜拜着。

这里如今已经是城市的边缘,没有给我们这帮人安歇的地方。三顶淡绿色的帐篷围着纪念碑,杨勇带着所有人,希望从这片荒凉里寻找到曾经的激情澎湃。他点着了三只烟,恭敬的摆放在破碎的台阶上,用长满茧子的老手轻柔的挽着哈达,蹒跚的围着石碑转圈。随即他就像与老友叙旧一样,慢慢的坐下,坐在石碑旁边,用肩膀依靠着石碑,独自一个人抽着烟,幽幽的看着远处通天河大桥灰黑色残破的躯体和桥下飞溅起的汹涌的波涛。

他老了,我站在不远处的草丛里这样看着想着。这里才是他人生布满荒草的台地,这块碑是热血的证明,像一枚染尽硝烟的勋章。

枣庄工作服订制

益阳工作服定做

娄底西装订制

安阳制作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