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刷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牙刷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网络文学30时代如何掘金IP金矿

发布时间:2020-07-13 15:52:11 阅读: 来源:牙刷厂家

如果用一个关键词总结2015年的网络文学,那就是“IP”。

就是这么两个缩写字母,即知识产权(intellectual property),让大批资本力量、网络文学原创公司、影视制作公司、游戏公司纷纷加入争夺战中,并不惜砸下重金。

越来越多的电视剧、电影和游戏、动漫,都弥漫着浓浓的网络文学的气味。例如《何以笙箫默》、《盗墓笔记》、《花千骨》、《琅琊榜》、《鬼吹灯》等改编自原创小说的影视剧,尤其是最近的令人大跌眼镜的《太子妃升职记》,更是火透朋友圈。

2015年无疑是网络文学的爆发年, 2016年将会有多少优质IP来开发?原创IP价值评估体系建设已然箭在弦上,何时才能够完善?

IP已经成为“金山银矿”

“我在台下一直在使劲记网络作家们的名字和样子,好赶紧约饭局。”2016年1月6日,参加“2015年度福布斯·中国原创文学风云榜颁奖盛典” 的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如是说。

王长田不是开玩笑,因为从几年前的《甄嬛传》,到不断热播的《花千骨》、《琅琊榜》、《盗墓笔记》,这些从网络文学改编而来的电视剧所引发的超高关注,直接联动影响了以IP为核心的游戏、动漫、文学、音乐、影视跨界融合的泛娱乐产业发展,已经改变了娱乐圈的版图,很多大IP刚出架构就已经被一抢而空。

起点中文网创始人、阅文集团CEO吴文辉曾形容中国原创文学是一只“隐形的大象”,现在这头大象突然变成了金山银矿。

吴文辉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如果说网络文学兴起算是网络文学1.0时代,用户付费模式的开启就是2.0时代,那么,目前基于网络文学IP进行影视、舞台剧、游戏、主题乐园等全产业链开发的3.0时代已经全面开启。

“原创文学已成当下中国互联网主流应用之一。更为关键的是,由亿万网文用户培育起来的粉丝经济带来了巨大的商业价值,为影视、游戏、动漫、出版等下游产业链开发提供了源头活水。我相信,目前很多人所看到的还不是IP的最终价值,未来还有十倍、百倍的空间,我对于这个市场是非常非常乐观的。” 吴文辉说。

网络作家从“草根”到“大神”

“我不好去谈论《芈月传》一些撕来撕去的事情,但是我作为作者来说,我还是坚持站在蒋胜男一方。”网络作家耳根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

日前,原作者蒋胜男与电视剧《芈月传》产生著作权纠纷成为一个导火索,折射出当资本力量介入后网络文学IP面临着内容版权保护、深入开发、价值评估等问题的困扰。

以耳根、唐家三少、顾漫为代表的一批网络作家也从早期被称为草根到目前被尊称为“网络大神”,成为资本的宠儿。

以顾漫为例子,她一个人的小说改编的电视剧,两年内的播放量就超过了100亿。2014年《杉杉来了》播放量为46.9亿,2015年《何以笙箫默》播放量85.1亿。

耳根则从一个英语老师、业余作家,成为以2500万版税名列“第九届中国网络作家富豪榜”第四的“富豪”,2015年又凭借《我欲封天》蝉联福布斯中国原创文学风云榜7月—10月4个月的月票榜男性作品之冠,并且,其作品《我欲封天》还诞生了起点中文网为数不多的黄金亿万盟主,即单人对单部作品打赏超100万人民币的纪录。

因此,这些作家依靠畅销作品拥有千万粉丝,这种巨大的粉丝经济对于任何一家原创文学平台而言,拥有大神作家越多,不仅意味着高流量高订阅,还是平台紧握大神创作的优质IP与下游的游戏商、影视公司等合作进行版权开发的通道,可说是平台收入的“金矿”。

资本力量的双刃剑

“原著小说中芈月与一组群像的精神气质,这一切在电视剧中全没有!” 对于剧版《芈月传》口碑不佳,原著作者蒋胜男犀利地批评。

但是,资本力量介入后,即使是“网络大神”的作家也无法掌控一个作品被IP开发后的形态,因为作家把一部作品创作出来,尤其是电影的创作、游戏的创作,是由许多人决定的。比如一个游戏团队至少要四五十人,一部电影最多的时候现场要有几百人,这几十人和几百人的群体创作过程,和小说一个人的创作过程的复杂度、系统的深度,是完全不一样的。

“资本是个双刃剑,因为商业化对文学本身就是双刃剑,商业化推进到这个程度,比当年的规模成长了上千倍上万倍,问题是这个过程中你如何做取舍。”吴文辉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

他承认IP产业链上滚滚发酵的巨大商业潜力和IP价值评估体系缺失带来市场无序,因为现在中国在IP开发上也处于一个非常早期和非常严肃的阶段,作家写得非常执着认真的作品,对于厂商来说可能追逐的是顶端的头部的IP,关注度远远超过了对下面的普通的IP,许多人对IP的应用非常简单,直接地改编或者直接做一个剧,或者直接做一个游戏。

游族影业董事长林奇认为,对于IP来说,是最坏的时候也是最好的时候,对IP这座金矿的开发已经泛滥,但是中国却很少有一部电影或者电视剧可以非常成功地“走出去”。

对此,吴文辉表示,“从一堆文字到最终的产品有很多路要走,可以先改编成剧本,画出插画形象,做一些游戏脚本的色定。在这样的过程当中,可以制定一种标准,让游戏商、影视商、网剧商和出版商坐在一起,按照统一的标准来开发IP,最终形成对一个IP的群体放大效应。”

作家耳根说得更为直接:“对有坚持的人来说,资本的力量是有帮助的,关键是如何利用它的力量,不让它吞噬掉所有的版图,希望有一天能够拍出中国版的《权力的游戏》!”(记者 侯隽)

西安订做工作服

呼和浩特订制西服

嘉兴订做西服

相关阅读